大理白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房屋租赁的法律规定都有哪些?

房屋租赁的法律规定如下:《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二条规定,租赁合同是出租人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使用、收益,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租赁合同的内容包括租赁物的名称、数量、用途、租赁期限、租金及其支付期限和方式、租赁物维修等条款。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租赁期限不得超过二十年。超过二十年的,超过部分无效。租赁期间届满,当事人可以续订租赁合同,但约定的租赁期限自续订之日起不得超过二十年。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租赁期限六个月以上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的,视为不定期租赁。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应当返还租赁物。返还的租赁物应当符合按照约定或者租赁物的性质使用后的状态。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继续使用租赁物,出租人没有提出异议的,原租赁合同继续有效,但租赁期限为不定期。

2020年07月03日 16:24

租客惠:谁说优惠与质量不能同时拥有?

追求喜欢的生活,才是人之常情。所以,年轻人追求“精致”,何错之有?但是,面对“精致穷”,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以备不时之需。尤其在年轻人之间,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根据数据显示,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逐年扩大,2019年上半年交易规模已达到166.1万亿元。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各种线上的团购、优惠买单网站、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推出折扣,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或在app上留下评论,以吸引新的客户。提升了口碑,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生死抉择”——要么选择降低成本,后果是导致消费者“精致体验”的背离;要么选择提升价格,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贫穷”消费。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虚虚实实,令大多数消费者,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根据口碑进店消费,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这时,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对于消费者来说,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精致穷”的原因之一。一边享受“精致”,一边远离“贫穷”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免费引流+多样营销+无忧收款”的惠满意专属服务,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提高曝光率,也无需广告费。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真正的惠及商家,让利消费者,让广大租客梦在享受“精致”的同时,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且租客进行消费后,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租客受益,就会选择再次消费,商家受益也就多。租客惠为商家、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现如今,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受益提成的基础下,为入驻商家、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

2020年04月28日 11:47

新潮能源董事会争夺战“战火”重燃:董事会否掉小股东提案

导读:新潮能源相关人士表示,对于近期多名小股东通过发布会等形式制造不实舆论的情形,公司将通过法律手段予以反击。该人士还指出,4月18日的媒体发布会,公司监事陈启航也参与主持了现场会议,此举已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过去几天里,多名小股东向新潮能源董事会提交新的董监事候选人名单、阻止现任董事长等人被提名为下届董事候选人等议案后,又试图提起诉讼以阻止董事会否决小股东提请的相关议案提交股东会审议。4月18日,多名小股东更是召开媒体发布会,指责新潮能源拒收部分公司股东提交的临时提案等情形,引发市场及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新潮能源4月19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不存在拒收部分公司股东提交的临时提案情形,但对于相关股东提交的提案,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不予以提交股东大会审议,而否决的核心理由为该部分股东所持股份不足3%,无法满足“持有3%以上股份”才能向股东大会提交临时议案的要求。同时,公司否认了存在被小股东起诉的情形。这是继去年出现十名小股东掀起董事会争夺战后,小股东又一次向公司董事会发起挑战。对于公司这一局面,上交所周末也火速下发工作函,要求相关方行为都要依法合规。博弈3%持股权新潮能源在公告中表示,4月16日,公司董事会收到自称为公司股东深圳市金志昌盛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金志昌盛”)(受宁波国金阳光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宁波国金阳光”)委托)、绵阳泰合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关山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杭州鸿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提交的书面材料《关于增加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临时议案的函》。根据公司此前披露的公告,上述股东提案的核心内容为提名全新的下一届董监事候选人名单,并要求提交股东大会审议。而在此之前,公司已经披露了一份董监事候选人名单,并拟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对于小股东的这一诉求,新潮能源在4月19日下午紧急召开董事会,全票通过不将金志昌盛所提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公司董事会给出的理由是扣除金志昌盛及宁波国金阳光所持股份之后,剩余3名提案人合计持有新潮能源股份约1.87%,临时提案已明显无法满足《公司法》《公司章程》规定,“持有3%以上股份”才能向股东大会提交临时议案的要求。公司解释称,根据宁波国金阳光与公司签署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的约定,其已自愿将其持有新潮能源股票期间向新潮能源提名董事、监事候选人的权利予以放弃。此外,公司对金志昌盛印章真实性存疑,且金志昌盛决策权利受限,其所持股票存在争议纠纷与司法限制,其向公司提交临时议案的行为的合法性与有效性无法得到支撑与确认,存在重大法律瑕疵。对于金志昌盛的实际控制权,在2019年新潮能源的股东争夺战中就曾暴露出来。新潮能源通过所获取的信息确认,奥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奥康投资”)为金志昌盛的债权人和100%的股权质押人,其与金志昌盛之间存在对金志昌盛就新潮能源相关事项决策权利进行限制的协议安排,此次提交临时提案的行为未根据相关协议安排事先通知奥康投资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对于金志昌盛的公章,公司表示,比对公司档案中留存的金志昌盛印章样本与临时议案中金志昌盛的印章,存在印章编码不一致问题。除金志昌盛等股东的提案外,公司4月17日又收到宁波驰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善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绵阳泰合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隆德长青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向公司提请增加临时议案。提请增加的两项议案也是围绕下一届董事人选展开,核心是不提名刘珂、刘斌为下一届董事候选人,而刘珂为现任公司董事长。对于该议案,公司董事会再度全票否决,理由是本届董事会因任期届满需在本次年度股东大会进行换届选举。因此,临时提案要求对因任期届满而换届的董事会董事在同一次股东大会中提起“罢免”,并没有实际意义,无需以单独议案进行审议。未出现多名股东起诉情形对于公司被多名小股东起诉的相关报道,公司表示,经核查,4月17日下午,公司烟台办公室员工收到现场送达的《民事起诉状》。诉状内容为金志昌盛等四家提议改组董事会的股东单位作为原告要求法院判决上市公司于2020年4月(空白)日做出的第十届董事会第(空白)次临时会议决议无效及承担本案受理费保全费等全部诉讼费用。新潮能源相关人士表示,从诉讼请求不难看出,该诉讼是为阻拦公司4月19日董事会否决相关股东改组董事会的相关决议,以确保相关提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新潮能源表示,经公司员工与牟平法院电话联系,法院工作人员答复称,此次送达只是履行诉前调解程序,并非立案。新潮能源还指出,该《民事起诉状》中所称的董事会会议在送达当日(2020年4月17日)尚未发生。公司咨询多名律师均表示,诉讼请求应明确完整,并提供相关证据材料,但目前的所谓诉状及诉讼请求存在明显的缺失与遗漏,且针对一个尚未发生的不确定事件提起诉讼请求,不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的起诉要件。新潮能源方面人士表示,小股东此举是因为对相关议案能否获得董事会通过没信心,进而利用司法部门诉前调解的机制来阻止董事会对相关提案行使否决权。监管密切关注上交所在上周末下发的工作函中就公司目前所面临的情况提出明确工作要求。上交所要求公司董事会根据相关规则,审慎、妥善处理相关股东提请增加临时提案事项,保障股东合法依规行使股东权利,勤勉尽责,维护全体股东利益,保证公司内部治理规范运作。同时,上交所也要求提案股东应当按照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合法依规行使股东权利。对公司目前治理决策有异议的,应当通过合法、有效的渠道理性表达诉求,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利益,不得不当影响公司正常经营运作。公司在澄清公告中表示,作为上市公司,公司的任何信息披露都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要求,公司及管理层将进一步通过合法合规的途径披露和发布信息。对因前述情形造成公司损失的,予以追究。新潮能源相关人士表示,对于近期多名小股东通过发布会等形式制造不实舆论的情形,公司将通过法律手段予以反击。该人士还指出,4月18日的媒体发布会,公司监事陈启航也参与主持了现场会议,此举已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2020年04月22日 10:15